首页 >> 村上春树作品集

生肖是什么号码:双子座速配星座,双子座情侣速配

标签:生肖是什么号码 村上春树作品集 缅甸首都 昌邑市文山中学

第一部 鼠蠹之患:第二十一章 守株待兔

“真他妈的是狗急跳墙…!”柳东升心理顿时升起一股无名火,看来此刻这群犯罪分子真是“腰里揣副牌――逮谁跟谁来”。“你…什么时候捡到的的这个纸条?”柳东升问道。

“大概…五点多…去自由市场买菜回来捡的…我说老头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孙太太有点沉不住气,毕竟最近经历了如此之多的邪事,“你现在办的到底是什么案子?”“就是咱爸那个案子引出来的!”柳东升一听是五点多心理难免一惊,五点多,这不就是自己接电话的时间吗?“那帮人跟一般的犯罪份子不大一样,可能有点麻烦…你…不怕吧?”“我要是怕,当初就不嫁给你了!我就是担心孩子…”“你不怕就好!”柳东升叹了口气,“你放心,我会尽快抓住他们的!记着,这几天什么都别乱捡!回家把门锁好!我会去接孩子上下学的!”说罢,柳东升拿上那张马粪纸飞车直奔张国忠家。

张毅城真快崩溃了,上次就是玩到最后一面*“大鬼*”的时候被迫关机的,这次刚好又玩到了这,老丈杆子又来了。

“毅城…”柳东升拿出马粪纸递给张毅城,“你阿姨今天捡到了这个…”张毅城接过马粪纸,迎着台灯横竖看了半天,眉头也皱了起来,“柳叔叔,这上面写的什么玩意儿?”听张毅城这么一问,柳东升也崩溃了,“毅城啊…我到你这来,就是想问你这上面写了些什么…”“嗯…那阿姨捡了这个…有什么怪事发生吗?”“你阿姨说这个是她下午五点多捡的,而我五点多在单位正好接了一个电话,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域无门自来投’,就说了一句那边就挂了,声音特别像你阿姨,但语气怪的很!事后我问她,她一口咬定根本就没给我打过电话!”柳东升颤颤巍巍的把当时电话里的语调给张毅城学了一遍,听了张毅城一身鸡皮疙瘩。

“这就怪了…”张毅城拿着马粪纸又看了看,用手捻了半天,“柳叔叔,这次我可能真的帮不了你了,我爸最多再有一个礼拜就到家,这种事得交给他处理!…对了柳叔叔,你能告诉我,你现在在抓的究竟是一些什么人么?除了昨天晚上的事以外,还有什么怪事?”“嗯…这是由你孙爷爷那个案子引出来的案子,很可能牵扯到一个大型的集盗、倒、卖于一身的犯罪团伙…”柳东升把案件从头到尾的线索跟张毅城详细的描述了一下,尤其是被柳蒙蒙的姥爷杀死的那个刘杰、古玩店老板刘常有和那个诈尸的亮子三者之间的关系以及自己和二嘎在那个刘老板家的发现。

“柳叔叔,你有没有想过,那个亮子的尸体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玉器店的老板家?而且房顶上还加了那个镇尸的东西?那个尸体可是会起尸的!”张毅城人虽。脑子可是快的很。 “我觉得是这样!”柳东升道,“很可能是那个刘常有假装报案,想把这个尸体弄进公安局折腾一下,好让我们知难而退!那个人很会演戏,把裤子都尿了,当时我还真相信过那个刘老板是无辜的,但现在看来,这只不过是他们的一个阴谋!”柳东升愤愤道。 “柳叔叔,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那个瓦片,摆在那么远的位置,可能作用不大…”张毅城道,“大爷告诉过我,所有符咒,离人离鬼的最远距离不能超过三寸,超过三寸作用就不大了,但按你说的,那个瓦片在房顶上,得有好几米了,我觉得那个尸体可能是冲着那个刘老板去的,只不过没成功而已…”“哦?超过三寸就没用了,那他们弄那个干吗?”“我也不知道…但我觉得,柳叔叔,你可能想复杂了…他们没必要对警察下手。他们就算把炸药包弄到公安局,难道警察叔叔真的就知难而退不管这事了?”张毅城这么一说,柳东升也恍然大悟,对呀!中国警察向来是不信邪的,你越是挑衅,就越要把你挖出来狠整,从来没听说过哪个民警受犯罪份子威胁而放弃某个案件的,有道是“匪不同官斗”,敢打民警的注意,无异于火上浇油。对于这一点,犯罪份子应该比警察更清楚,也许有可能某些犯罪分子会威逼利诱某个案件的负责人,希望其从中放水,但没理由以整个公安局为目标,直接把歪门邪道往局子里弄啊!这不是找死吗?难道他们非得把一个仅由分局刑警队负责的普通文物盗窃案发展成一个公安部督办、全国协查、限期破案的大案要案,非把自己置于全国通缉的风口浪尖才心安理得?没道理啊!“你说的有道理…”想到这,柳东升也不得不重新思考整个案件的所有来龙去脉。 “柳叔叔,你最好能扛到我爸回来…你就假装请病假在家呆几天,放放这个案子,让他们以为你真的怕了,等我爸回来,让那群坏人吃不了兜着走!”“这…”张毅城这么一说,也给柳东升提了很大的醒,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既然自己不是内行,为什么不先等等,来个守株待兔,等内行回来再一网打尽呢?没准还能看看这犯罪团伙的下一步动作啊!“毅城,叔叔知道该怎么做了!今天谢谢你!”柳东升拍了拍张毅城的肩膀,“你将来一定是个男子汉!”“谢谢柳叔叔!”张毅城从脖子上摘下一个玉坠,“柳叔叔,这个拿回去给蒙蒙戴上,这是我爸请的三尊真身!”“三尊真身是什么?”柳东升接过玉坠,拿在手里看了看,以往自己见过的挂坠往往都是什么菩萨。关公什么的,但这个玉坠可不一样,刻的是一个修道者的坐相,自己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 “这是上清灵宝道君…我也不知道什么叫真身,但我爸让我一直戴着…”“毅城…真的谢谢你!这个给蒙蒙,那你怎办?”柳东升道。

“我有的是法宝!”张毅城拉开写字台的柜门,只见里面一堆瓶瓶罐罐,“叔叔你就拿着吧!听你这么一说,现在最危险的就是她!在学校我会保护她的!”“那谢谢你了…我就不客气了…”听完这话,柳东升心理也发虚,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个玉坠虽说没见过,但听张毅城这意思,好像有点用…第二天,分局门口。 柳东升一到单位,就看见二嘎满面春风的正站在门口抽烟,见领导来了,立即一脸堆笑的迎了上来,“头儿,搜查令下来了!人我都安排好了,咱现在动手?”“人?什么人?”柳东升看了一眼二嘎。 “搜查的人啊!”二嘎道,“我找了十几个人呐,都掳胳膊挽袖子的!”“呸!”柳东升差点气死,“告诉他们,搜查令没批下来!今天就咱俩去!你带上相机!咱从刘常有家那个小窗户进去!”“什么?”二嘎一脸惊愕,“为什么。克巡榱疃寂下来了!头儿你怎么…”“问个屁,回头再跟你说!”柳东升有点不耐烦,“今天咱得找个外人一起去,你带那么多人,怕别人不知道。俊薄巴馊?什么外人?”二嘎傻了。 “等会就知道了,快去安排!”柳东升一瞪眼,二嘎乖乖的去了,“这小子…一句嘱咐不到就给我四处宣扬…还找那么多人,想开搬家公司啊…”柳东升无奈道…分局,柳东升办公室。 “什么?考古新发现?”电话一端,李江的语气似乎有点意外,考古若有新发现,什么时候轮到刑警通知自己了?“对!但我们现在不能确定,李老弟你最好跟我们去一趟!”柳东升对着电话道,“对了,这个事李老弟你千万不要上报,就算是协助我们破案了。

”“行!行!没问题!”李江也有点兴奋,毕竟自己都干了十几年了,也没几个原装的古迹能供自己第一手发掘。

“那好,贵州路和云南路的岔口,咱不见不散!李老弟,这个事你千万保密啊!”“没问题!没问题!”李江道,“我这就出发!…”―――――――注解*:面儿:电子游戏里的关卡,天津孩子称之为“面”,读儿化音,即“面儿”。

大鬼:电子游戏中的BOSS,天津孩子通常称之为“大鬼”。

文章来源:http://xiaoxian.zhongte51437.cn/9513

标签:村上春树作品集,缅甸首都,昌邑市文山中学